琴行库

初期钢琴面临的三大障碍

根据现代标准,所有这些乐器所产生的乐音是苍白而微弱的。其中只有击弦古钢琴是具有发展成具备以下条件的乐器,即其产生的乐音具有相当响度与强度、足以充满整个大房间;或者,在与其他乐器一起演奏时, 能够站得住脚根。该乐器的构建品质日益改进,并取得巨大成功,以至于直至19世纪,该乐器的普及程度继续有增无减,即使钢琴早已在1720年前后问世。

现代钢琴的形成,远非一日之功。钢琴从其雏形发展到现今我们所使用的钢琴,跨越了初期钢琴面临的三道巨大的障碍,即初期钢琴缺乏真正的表现力;初期钢琴所能够表演的曲目非常有限,因为J.S.巴赫平均律调音系统要在若干年之后才真正形成;在初期钢琴出现时,同时代的材料科学无法解决钢琴设计与生俱来的固有问题,特别是无法满足钢琴对高品质琴弦的需求。

1. 如何解决钢琴的声乐表现力?

击弦古钢琴的弦棉由金属制成,直到所弹出的乐音消失之前(或者说,在松开按键、结束所弹出的乐音之前),该弦槌始终与琴弦保持接触——设计限制琴弦振动的空间。 这使得此种钢琴所产生的乐音足够悦耳,但却不够响亮。

欧.克里斯托弗利( Bartolomeo Cristofori)般认为,钢琴是在1700年前后由巴托洛密( 1655~ 1731年)在意大利发明的。克里斯托弗利发现,如果弦槌的敲击面更柔软,敲击琴弦后能够直接弹回,让琴弦能够继续振动,那么就能够产生更大的音量。这一过程以及促使其发生的机制正是钢琴设计的精髓所在。

克里斯托弗利选择毛毡作为弦槌的材料——这无疑参考了扬弦槌子由毛毡包裹这一设计——这一设计上的改进是如此的巧妙,以至于从此以后,毛毡一直都是钢琴弦槌的常规材料。

要欣赏克里斯托弗利这一创新的巧妙之处,最好的方法是直接打开立式钢琴的顶盖

1,下按任意琴键, 观察哪一支弦槌向前移动;

2,将一只手指轻轻按在弦槌之上,以在其向前移动过程中抵挡弦槌(而不是预先阻止其移动);

3,缓缓地下按琴键;

4,如果钢琴的设置正确,当弦槌距离对应琴弦刚好3.17毫米( 1/8英寸)时,钢琴的内部结构会产生一个小、沉、稳的声音;

5,当听到该声音, 你会感觉到弦槌从琴键释放出去。

在正常弹奏过程中,这正是弦槌从机械结构中跳出、在空中移动的一霎那的情形。 这一动作在一微秒的时间内完成,弦槌就好像弹弓发出的子弹一样。这一过程称为“发射”或“发出’,而促使此过程发生的机制称为“擒纵”。

克里斯托弗利的“擒纵”机制非常精妙,即使是现今制作的钢琴,仍然沿用该机制很大一部分。想说的是,这是一种看起来很明显、很简单的机制,但是这一机制的首创,确实是天才才能实现的杰作。

当时,人们认为克里斯托弗利所设计的机制复杂得令人生畏一那时和现在- 样,要使钢琴正确运转,机械设计的精确度必须达到毫米水平,而且还要应用木材与毛毡一而一 -些工匠为了节省成本而制作较粗糙的简化版钢琴,这也影响了早期钢琴的名声。为了克服粗制滥造所致的缺陷和不良影响,较晚期的钢琴制作者往往都重新追溯并采用克里斯托弗利的原创设计! 

长期以来,在音乐家们将钢琴与击弦古钢琴做优劣比较时,钢琴总是处于下风。击弦古钢琴更容易弹奏,而且一直是人们寻求改进的重心所在。然而,钢琴却最终使击弦古钢琴完全销声匿迹,不再是流行的乐器。

在击弦古钢琴与拨弦钢琴上,无论使用多大力气按压琴键,琴弦所接受到的敲击力量都是很微弱的。即使是弗拉基米尔.霍罗威茨( VladimirHorowitz )或小理查德( Little Richard )这样的演奏高手在此种乐器(即使是品质一流的乐器)上演奏,也无济于事。相反,钢琴,正如克里斯托弗利为其所起的意大利名称“pianoforte”所表示的,能够弹奏强音,也能弹奏柔和的弱音,还能弹奏强弱音之间的任何音,使得其表现力与人类声音的表现力非常相似。

当时的热心音乐家和作曲家就充分利用了钢琴这一优势。随着钢琴的技术效能与其表现潜力日益相匹配,越来越多的音乐家与作曲家皈依钢琴。很快地,钢琴遥遥领先于其他键盘乐器,取得独领风骚的地位。

2. 如何解决钢琴的平均律调音?

拥有或弹奏钢琴,你并不需知道什么是平均律。这是幸运的,因为如果不使用技术术语,是很难把平均律解释清楚的。然而,如果没有平均律,就不存在现代钢琴,克里斯托弗利的努力就将成为泡影。因此,我们有必要在此花费一些篇幅,介绍一下平均律。

平均律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而发展出来的体系。这一体系并非完美,仅仅是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而已——这是因为,正如我们众所周知的,在数学上,要求得完美的解决方案是不可能的。

在现代钢琴上按压任何一组琴键,都可以形成听起来比较“顺耳”的和声;现在看来,这是理所自然的效果。然而,早期的键盘乐器由于在调音过当程中存在难以逾越的问题,都无法达到此效果。

18世纪初期的击弦古钢琴只能弹奏“一次一个音符”的旋律,除此之外,很少能够弹奏其他曲目。

演奏家或作曲家越是在和声上有所追求,键盘乐器所产生的乐音的走音情况就越严重。克里斯托弗利所设计的钢琴也存在这样的缺陷。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一直容忍着这些调首上的局限性,因为拨弦钢琴与击弦古钢琴所能够产生的乐音相当微弱,因此所弹奏出的走音与未走音乐音,之间的差别甚微。而对于这些需要经过努力才能分辨出来的细微差别,人们并不十分在意。大多数的作曲家也同样是相当软弱的,他们满足于在乐器的局限下进行创作,缺乏变革的勇气。但是,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管风琴、 拨弦钢琴以及击弦古钢琴所能够产生的乐音越来越响亮、有力,走音问题再也不容忽视了。此时,音乐天才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 Johann Sebastian Bach)横空出世。巴赫不但是一名多产的作曲家和杰出的演奏家,而且还是一名大师级琴匠与管风琴制作家,他还能够很轻松地将自己的技艺应用于击弦古钢琴之上。在尝试了远较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挑战性的和声而受挫之后,他变得不耐烦,大呼“我受够了”,决定进行变革。

他所做的变革永远地改变了键盘的弹奏。颇具讽刺意义的是,他对早期钢琴-点儿都不感兴趣。但不可回避的是,我们现在开始需要认真了解当时的问题所在。

3. 如何解决钢琴的高品质琴弦?

在阻碍钢琴发展的所有因素中,最顽固的问题莫过于缺少高品质的琴弦。早期钢琴出现时,当时的工业水平还无法提供真正能满足钢琴琴弦要求的材料。越来越多音乐家认识到此新乐器的潜力,但是琴弦问题却深深地困扰着这些人。

在一些极端的做法中甚至包括将金属锯成细条,再将其锉圆作为琴弦——此过程耗费了巨大的人力,但是结果却令人非常失望。

在克里斯托弗利与巴赫各自作出贡献之后将近一个世纪,德国的铸造厂开始能够通过尺寸日渐变小的孔将铸钢条拉伸为纤细而坚韧的钢线。

1820年之后,技术取得快速发展,使得人们能生产质量稳定、拉伸强度巨大、粗细统的钢线。制造者还发现,拉伸的过程本身能够使得钢线更坚韧,因此,钢线越细,相对于其横截面而言,其坚韧度就越高。此后,通过穿过宝石,上的孔进行拉伸,钢线的品质得到进一步的改善 。

然而,钢琴的琴弦制造并不完美。困扰现代钢琴制作与调音的其中一个问题是:如果钢琴琴弦的制造上存在缺陷,将会导致“走调”或错拍。有时,调琴师因此需要寻找一条能够产生正确音高的琴弦。所产生的音高是一种轻微的不和谐音,通常发生在两根弦相互作用的时候,两根弦的音有点不相互协调。这真的是非常困难的一项任务。

最常见的原因是略微椭圆的琴弦。随着琴弦振动平面的变化,很难确定所需琴弦的粗细。较粗的琴弦振动速度较慢,因此和较细琴弦相比,其所产生的乐音较为低沉。当有瑕疵的椭圆形琴弦通过较薄的平面振动时,与通过较厚平面振动相比,其产生的乐音较尖锐。这样,一条弦自身表现得好像两条音调不协调的两根弦!